多元文化交流專輯

當代中國宗教政策麟爪

──訪問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楊同祥副局長

本刊記者明慧專訪

記者:請楊副局長談一談宗教事務局的目的與功能為何?

副局長:宗教事務局是中國的中央政府機構,每一省、市也有地方宗教事務局。基本上宗教局是服務性的機構,主要功能之一是落實國家的宗教政策。中國的情況和其他資本主義國家不同,所以根據國情,經過週密考慮,認為需要設立一個政府的宗教政策與工作部門。比起歐美國家,中國的經濟發展緩慢,未受教育人口較多,而且國家幅員廣大,各個省市縣鄉的文化層次不同,所以宗教政策與管理機構不可或缺。宗教局就擔任貫徹執行國家宗教政策的職責,也幫助協調各個不同宗教之間的關係。過去中國經歷了數十年的浩劫,沒有宗教團體及組織。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屆三中全會後,為了國家發展,政府希望往正確的方向發展,扭轉、彌補以前的錯誤,落實了很多宗教方面的工作。要恢復民間宗教,從沒有到有,一定要有國家機構來管理這些事項;各個宗教團體也有許多對上、對下的事情,國家及各級宗教局就協助他們辦理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宗教局是一個服務性的機構。

記者:副局長能否舉幾個例子來說明宗教局服務的項目?

副局長:例如有些宗教團體或寺廟,有許多信徒主動捐款想要維修道場,中國宗教局就通知地方宗教部門,會同建築部門等有關單位實地勘查,估計維修花費,需時多久,大體上整個維修工程就包下來了。宗教局根據情況,向財政部申請款項,做這些事情,這類的情形很多。其他還有各個宗教想要辦活動,或因資金不足,或需和有關單位協調,諸如此類,都是我們服務的範圍。上次我去美國的時候,美國有些朋友可能不了解中國的情況,對我們有很大的誤解,認為宗教局是迫害宗教的機構。我聽了以後哈哈大笑,告訴他們:「這真是太無知了,對中國宗教局存有這樣的觀念,簡直是個笑話。」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們,因為他們不瞭解中國的情況,就像我剛才講的,中國實在太大了,文化的層次又多,這麼多省市,這麼多層次的宗教部門,是不是每個地方宗教部門都做得很完美呢?那倒也未必。有些事情,例如維護宗教團體的利益,要是處理不當,就會引起誤會,尤其是幹部的水平高低不等,要是對政策不完全理解,就很容易產生誤會。所以要是有一個地方宗教事務處理得不好,一旦傳到國外,往往就變了樣,讓他人誤會我們迫害、打擊宗教。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們國家的基本國策,從中央國務院到各地方政府,在不同的會議中都強調,希望幹部積極學習宗教知識,遵循國家的宗教政策來處理宗教問題,特別是江澤民同志,對這方面非常重視。所以許多外賓來我國參觀,看到實際的情況,天主教教堂、佛教寺廟、回教清真寺以及道教道觀中各種宗教活動非常多,才真正瞭解國內的宗教政策,事實與傳聞想像差得太遠了。

記者:宗教局對各個宗教建道場,例如教堂、寺廟等等,是採取鼓勵協助的態度嗎?

副局長:是的,但是「鼓勵建道場」並不是十分恰當的形容詞。新道場的建立必須符合國家政策,也要配合許多客觀因素。比方佛教想在天安門廣場前面蓋新寺廟,這個地點恰當嗎?這個社區適合嗎?這些都是考慮因素。地方社區信徒的多寡,宗教活動的場合是否恰當,或是缺乏活動場所,這些須由當地的宗教組織向地方宗教部門提出申請,或是擴充,或是新建,由宗教部門實地去瞭解狀況,然後再做決定。國內許多道場的擴建新增是由政府撥款,也有不少宗教組織願意自費增建。

記者:宗教局對不同宗教之間的交流協調,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
副局長:中國現在主要是有五大宗教:佛教、道教、天主教、伊斯蘭教和基督教。這五大宗教的組織或團體之間相處和諧,政府對這五大宗教一視同仁。對外來說,我們的基督教、佛教等各宗教團體在世界各地,諸如東南亞、歐洲等地方,都建立了良好關係。宗教局儘量幫助國與國之間的宗教交流,例如我們幫助伊斯蘭國家教徒辦理文件,以便利他們在國內外的往返與溝通,光是政府辦的就有二千多人次,更別提他們自己私下辦理的往返。中央宗教局對宗教組織、以及像趙樸初舉辦的世界宗教和平會議、亞洲宗教和平會議等國際性宗教會議,都保持鼓勵、贊助的態度,我們送出去學習的學生也很多。歡迎大家來北京,和我們全國性宗教團體相互認識交流,也歡迎大家到各省市地方性的宗教團體去看看,實地瞭解中國的宗教情況。

記者:宗教局對中小學推行宗教教育的政策和看法為何?目前中小學內有沒有宗教教育?

副局長:我們國家有教育法,孩童到六歲必須上小學,國家法律也有規定十八歲以下不能強迫宗教學習。為什麼呢?這也是根據國內的情況而訂的,因為中國人信教的是少數,以十二億人口來說,信教的人連一億都不到,所以在小學或中學去發展宗教教育,似乎沒有必要。有人問為什麼大學裡不開些宗教課程,或是倡導一些宗教活動?我們的大學生中有宗教信仰的,恐怕連百分之一都不到,大多數的人都不信教,那麼在學校中搞宗教活動,有什麼意義?所以宗教政策不能不顧及國情。

記者:現在中國信仰宗教的人口有增加的趨勢嗎?

副局長:目前國內五大宗教的信徒,佔總人口比例十分低。宗教信仰人口的增減與國家宗教政策並沒有直接關係。

記者:前一陣子報紙與媒體曾大幅報導法輪功,宗教局如何定義、辨別正教與邪教?以法輪功事件來說,為何有這麼多人參與這種組織呢?

副局長:宗教與迷信,兩者截然不同。有一些人打著宗教的名義,愚弄欺騙群眾,騙錢騙物等等,沒搞清楚事實真相,盲目的跟從就是迷信。正信的宗教一定有教義、教規,有組織,有場合,事事合情、合理、合法,正信的宗教是建設國家不可缺少的力量。正教和邪教並不難分辨,邪教不外乎利用人性的弱點,為滿足個人的名利欲望,做出危害社會、人民的事情。邪教在外國也有不少案例,譬如天堂門集體自殺事件。國內的法輪功也類似這樣,教人有病不要吃藥,不要看醫生;有些人練功練到要自殺;又有些人產生幻想,以為法輪在自己的腹內而切腸剖腹以致死亡;有人練功練到眼睛都哭瞎了。這種種不正常的現象,很明白的讓人知道這不是宗教,而是邪教。國家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安全,必須干涉。有些人打著宗教的名義,強姦婦女,作奸犯科,在安徽就有個案例,國家對這種人絕對不會客氣。相對於國內十二億人口來說,迷信法輪功的人並沒有想像的多,事實上可說是寥寥無幾。再者,法輪功主事者李洪志的欺騙伎倆非常高明,很多人受騙上當,這一點我們也要自我反省。所以國家政策要求地方各級領導,開導勸告受騙上當的民眾,直到他們明白過來,政府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很多人還自願上電視去懺悔,痛哭流涕的訴說受騙的經過。有許多善良百姓連字都不認識一個,這樣最容易受騙。